首頁  >  正信克邪  >  媒體
健身?從偽氣功到真邪教——依法取締“法輪功”邪教組織25年特稿之一

作者:無邪君 · 2024-04-15 來源:中國反邪教網

四月的中國,處處桃紅柳綠。

漫步街頭,騎行的身影疾馳而過,長跑的青年精神抖擻,八段錦、太極拳姿態優美,大媽們的廣場舞奔放熱烈……運動健身,呈現著當下的幸福,寄托著人們對更加美好生活的追求。

平凡幸福的日子,需要珍惜,不容破壞。不要忘記那些利用人們健身強體的善良愿望,編造邪說、騙斂錢財、禍害社會的毒瘤。

今年,是依法取締“法輪功”邪教組織的第25年。

“氣功熱”中的二流“大師”

上個世紀八九十年代,“氣功熱”風靡大江南北,成為人們的主要健身方式之一。

1992年的一天,北京市甘家口建材禮堂。

“那個羅鍋背駝得很歷害,后面就像背了一個大包袱一樣,(他)進來了,要治病?!?/p>

一個身著白襯衣、操著一口東北口音的男子,正在講臺上眉飛色舞、繪聲繪色。

“他說他很痛,我一看我也不能不管他呀。我就說這樣吧,大家先耽誤一會兒,我給他看一看?!?/p>

男子用手在空氣中比劃了幾下,做出一個用力一推的動作?!拔矣谜平o他拍了5下,然后我一頂他,這個羅鍋,立刻就直了!”

臺下躁動起來。臺上男子可能也覺得略有心虛,摸了摸頭,“嘿嘿嘿”地干笑起來。

這個男子后來“大名鼎鼎”,他叫李洪志。

這樣的所謂“氣功講座”“氣功治病”,無論現在看起來多么荒唐可笑,當時卻是遍地開花,人們趨之若鶩。

有人說,當時的中國,“一切都像剛睡醒的樣子,欣欣然張開了眼睛”。當時的人們年輕、真誠、單純,幾乎人人都擁抱未知,選擇相信,希望奇跡。

隨著人們對健康身體和美好生活的追求,“氣功熱”席卷全國,“特異功能熱”也隨之而來,氣功這一古老的傳統健身方法被扭曲變異,各路“大師”如雨后春筍,紛紛出山,打著氣功旗號廣納徒眾,“技”驚四座,生財有道——

1984年,嚴新橫空出世,他發明了“帶功報告”,一次可以有上萬人參加,還聲稱自己遠程發功“滅”了大興安嶺火災、用意念攔截了原子彈、發功“治療”好了癱瘓病人。

1986年,張宏堡開始傳授“中華養生益智功”(簡稱“中功”),后來自辦培訓學校,創立所謂“麒麟文化”,賺得盆滿缽滿,直到偷渡美國后于2006年車禍身亡。

1993年,自稱是“玉皇大帝的女兒”的話劇演員張香玉,帶著上千名信徒來到北京妙峰山,盤腿閉目,頭戴鋁鍋,聲稱那鋁鍋能接收宇宙信號,等待外星人的互動。張香玉也靠著賣鍋賣票,掙了大把鈔票。

氣功師們的無本萬利,讓一個出生于吉林省公主嶺市、只有初中學歷、從部隊復員后一直在長春市糧油公司保衛科工作的普通人——李洪志,坐不住了。

他開始投身氣功熱。1988年初,李洪志在長春般若寺小住時,了解了一點佛教常識。這一年開始,他先后參加了氣功師李衛東的兩期“禪密功”學習班、于光生的“九宮八卦功”學習班。學成“畢業”,開始在長春市勝利公園教人氣功。

1990年下半年,去泰國探親的李洪志又開了眼界。探親的10個月里,他不僅欣賞了泰國舞蹈,還接觸到了臺灣邪教“靈仙真佛宗”,領會了其中的騙人精髓?;貒?,他將以前學的氣功功法,揉入一些泰國佛教舞蹈動作,加上自己的自創說法,捏造出了“法輪功”,編撰了《功法講義》。1991年11月,李洪志辦理了停薪留職手續,成為一名職業氣功師。

1992年5月13日,李洪志在長春市第五中學階梯教室舉辦了第一期氣功培訓班,開始傳播“法輪功”。1992年6月25日,又到北京市海淀區甘家口建材禮堂舉辦了北京第一期培訓班。李洪志和“法輪功”開始逐漸有了點名氣。

當然,教人練習氣功不是目的,靠“發功治病”掙點錢才是真的。李洪志當時給人單獨“發功治病”,可從每名求治者處獲得幾十元到數百元不等的酬勞;如果是集中“辦班”,門票低則30元,高則50元。因為“大師”扎堆、競爭激烈,他還跟別人打起了價格戰,通過降低收費標準來吸引更多人。據不完全統計,傳功初期,他辦班56期,賺取了284萬元。

與嚴新、張寶勝、張宏堡、胡萬林、張香玉等相比,當時的李洪志充其量不過是個二流角色而已。

但借氣功、佛教的名義不斷推廣自己的歪門邪道,“法輪功”逐漸具備了邪教的特點。

“種”下法輪,“轉”出邪性

“退錢!退錢!”

1993年的北京氣功博覽會上,一名婦女因李洪志“發功治病”無效,在博覽會工作人員的干預下,迫使李洪志歸還了她已繳納的費用30元。

1994年8月,遼寧省的李樹林在李洪志“教功”“講法”現場突發腦血栓,幾次哀求李洪志“發功治病”無果,幾天后死亡。

“發功治病”有風險,一不小心就會演砸。李洪志開始琢磨轉型,逐漸停止“發功治病”,轉向“講法”售書。

1994年12月之前,李洪志基本上還是將自己定位為一個具有“特異功能”的“氣功大師”。在“法輪功”組織編寫的“李洪志先生簡介”中稱,李洪志“八歲得上乘大法,具大神通,有搬運、定物、思維控制、隱身等功能……功力達極高層次,了悟宇宙真理,洞察人生,預知人類未來”。

▲李洪志自編的《中國轉法輪》一書中對其年少時就顯神跡的描寫

1994年12月,李洪志杜撰出版了他的“理論書籍”《轉法輪》。從此,他不僅將自己視作是一名具有“四大功能”的氣功師,而且是具有無數“法身”、超越所有神明、掌管宇宙古往今來一切的“宇宙最大的佛”;“法輪功”也不僅是氣功,而且是超越世界上所有宗教的“宇宙大法”;修煉“法輪功”的好處也不僅是保持健康長壽,而是可以永生“圓滿”。

李洪志給自己編的簡歷也更加“完美”——“童年就開始由佛家全覺大師傳授獨傳修煉法門,8歲時修煉圓滿”“12歲時,道家師父八極真人找到我傳授道家功夫”“1972年又由道號真道子的師夫傳授大道,所學的都是獨傳單傳之術”“1974年又由佛家師夫傳授修煉大法,直到出山”……

▲李洪志親手寫的簡歷

▲李洪志給自己拼接的“佛祖像”

炮制出《轉法輪》后,李洪志不再親自向練習者們“教功”,也不再親自動手“發功治病”,而是開始專門“講法”?!爸v法”,成為李洪志有別于其他“氣功大師”的獨特發明。通過頻頻舉辦“法會”,李洪志逐步完善傳播他所謂“法輪大法”的歪理邪說,潛移默化中對“法輪功”習練者完成了精神控制。

以“主佛”自居,炮制《轉法輪》,實施精神控制,建立“法輪世界”,“法輪功”完成了從偽氣功到真邪教的惡性畸變。

幾年間,“法輪功”組織在全國迅速擴張。李洪志要求學員人人都要“弘法”推廣“法輪功”,到1999年,“法輪功”組織在各省、自治區、直轄市都設立有總站,總站下又分設1900多個輔導站、28000多個“練功”站,發展成員200多萬人。

為了加強控制,李洪志嚴格規定“法輪功”組織的重大事項必須經他本人同意,不得擅自做決定;各地“法輪功”輔導站的站長,普遍是由經他面授、欽定的弟子擔任,他人不得染指,不服從指令的輔導站站長會立馬被撤換;規定由“法輪大法研究會”對全國“法輪功”組織進行統一管理,“法輪大法研究會”內部成立“功理功法”組、海外聯絡組等諸多管理部門,明確責任分工……

到此,“法輪功”組織已由最初的以練氣功為幌子吸引愛好者加入的松散團體,逐步發展成為一個自上而下、層級分明、體系嚴密的龐大邪教組織。要求人人必學的《轉法輪》,則成為禁錮組織內所有成員思維的精神枷鎖。

來看看“法輪大法”的核心理論:人類是宇宙高級生命墜落后被降到地球上的,地球是宇宙的垃圾站,人類道德在敗壞,地球終將爆炸,人類終將毀滅,而“宇宙主佛”李洪志的出現,正是要用他的“大法”來拯救人類。學了“大法”,不僅能消除所有疾病煩惱,所有練習者還都將成為宇宙的高級生命,即“神、佛、王”等,而那些不相信“法輪功”的人,則會被徹底毀滅。

在李洪志的妖言蠱惑下,一些最初只是想通過練習氣功強身健體的“法輪功”習練者,逐漸開始將目標轉為通過“學法”來脫離地球這個宇宙垃圾站,達到“圓滿”的境界。受“法輪大法”影響,習練者中悲劇頻出——

1998年1月,黑龍江省66歲的退休工人王成祥從六樓的家中一躍而下,目的是為了飛升,結果當場死亡。

同年,河北省54歲的退休工人馬建民,為尋找李洪志聲稱安裝在所有“法輪功”習練者腹部的“法輪”,在家里用剪刀剖腹身亡。

1999年7月3日,27歲的常浩馳和50歲的李進忠確信自己已經“功成圓滿、可以升天”,在村外以“法輪功”特有的姿勢相對而坐,自焚而死。

……

據不完全統計,在“法輪功”被中國政府依法取締前,僅自殺身亡的“法輪功”練習者就多達300多名, 還有1000多名“法輪功”人員是因拒醫拒藥而亡。

更為極端的是,還有不少人被“法輪功”癡迷者無辜殘殺。

1998年4月8日,山東一名工人王安收因為在練功時被父親勸阻,用鐵鍬將他父親打死。

1998年2月25日夜,江蘇的吳德橋在家練功,被妻子阻攔,用菜刀將妻子殘忍殺害。

發生這一切的根源在于,李洪志告訴弟子,“人類在敗壞,到處都是魔”“有魔在干擾,不讓你練功”“家里人也有魔控制著”“大逆之魔就是該殺的了”。

恐嚇謾罵、圍攻沖擊、非法集會,走向瘋狂

習練“法輪功”引發的悲劇,引起了社會的高度警惕。

李洪志的早期合作者宋炳辰,寫信揭發李洪志,建議要“依法治愚”。

一些專家學者、知名人士和新聞媒體,也紛紛揭露“法輪功”的本質。山東《齊魯晚報》1998年4月刊登《請看“法輪功”是咋回事》《“法輪功”大師聚財有道》等系列文章,批評“法輪功”殘害生命、騙斂錢財。

但這時,李洪志和“法輪功”組織已膨脹到,認為任何人、任何媒體都沒有批評它的權利和自由。李洪志不斷煽動信徒,稱所有對“法輪功”的批評都是在“誹謗大法”,是絕不能容忍的。

1998年5月24日,北京電視臺因在一篇報道中提及一名“法輪功”練習者精神失常的案例,遭到數千名“法輪功”練習者圍攻。李洪志隨即發表“經文”《挖根》稱:“全國各地有一些報紙、電臺、電視臺破壞我們的大法,這是不能忽視的。北京大法弟子采取了一種特殊的辦法,叫那些人停止破壞大法,其實沒有錯?!?/p>

據統計,1996年起,“法輪功”組織非法圍攻新聞單位和政府機關就達300余起。

因佛教界反對“法輪功”打著宗教旗號從事侵犯人權的活動,“法輪功”給中國佛教協會副會長刀述仁寄去了恐嚇信。中國科學院院士、物理學家何祚庥因批評“法輪功”的歪理邪說,被李洪志咒罵為“科痞”,并長期受到“法輪功”人員的威脅和騷擾。

1999年4月,天津師范大學(原天津教育學院)《青少年科技博覽》雜志因刊發了何祚庥的《我不贊成青少年練氣功》一文,“法輪大法研究會”組織6000多名“法輪功”人員連續數日聚集圍攻學校和天津市委、市政府。李洪志專門從美國飛抵北京,召集骨干開會,要求將“天津事件”進一步擴大到北京,向黨中央、國務院施壓。4月25日,在李洪志的直接策劃下,最終釀成了震驚中外的萬余名“法輪功”人員神不知鬼不覺一夜圍攻中南海的“4·25”事件。

1999年7月22日,在廣大群眾和社會各界的強烈呼吁下,民政部作出依法取締“法輪功”的決定。同天,公安部發布查禁“法輪功”非法活動的“六條通告”。同年7月29日,公安部向全國公安機關發布通緝令,公開通緝李洪志,并向國際刑警組織發出協查通報。有關部門依法打擊“法輪功”邪教組織的違法犯罪活動,一眾“法輪大法研究會”骨干成員被依法進行了審判。同時,貫徹“團結教育挽救絕大多數,依法打擊極少數”的政策,有關部門幫助絕大多數“法輪功”信徒實現了精神解脫,自愿退出“法輪功”邪教組織,重新回歸正常生活。

一度猖獗無比的“法輪功”,終于在中國大陸走向覆滅。

善良的人們要警惕??!

“如果你要看到‘法輪功’的真實面目,只要觀察郝惠君和她的女兒陳果那兩雙眼睛?!泵绹敖虇栴}專家瑞克·羅斯在他的專著《邪教:洗腦背后的真相》中說。

逃亡美國多年的李洪志,時刻不忘利用境外“法輪功”組織對境內信徒施加影響。2001年1月23日除夕,7名“法輪功”人員在李洪志的煽動下到天安門廣場集體自焚,最終造成包括郝惠君、陳果母女在內兩死三重傷的慘劇。

2010年底,瑞克·羅斯在深圳參加完國際邪教團體研究論壇后,專程去河南開封與“天安門自焚慘案”中的受害者郝惠君、陳果母女見了面。

▲瑞克·羅斯與郝惠君、陳果母女見面

眼前的景象令他震驚?!盁齻惯@兩名女子都失去了雙手,落下了殘疾。面部由于多次手術,大范圍植皮而變得難以分辨。她們沒有耳朵、鼻子和嘴唇,陳果僅剩下一雙眼睛……這個房子里一面鏡子也沒有?!?/p>

在中國大陸的覆滅,并不意味著“法輪功”邪教組織的滅亡。

潛逃美國的李洪志,一直在通過“法輪功”網站發表所謂“經文”,組織、指揮“法輪功”信徒在世界各地搞所謂的“講真相”活動、捏造“法輪功”弟子遭到所謂“迫害”的案例,為反華勢力以人權問題、宗教信仰自由問題攻擊中國遏制中國制造“炮彈”。

“法輪功”旗下的“大紀元時報”“希望之聲廣播電臺”“新唐人電視臺”“干凈世界”等邪教媒體,一直在開足馬力制造聳人聽聞的謠言,不斷抹黑中國、攻擊中國。

境外“法輪功”邪教組織,一直在和“藏獨”“疆獨”“臺獨”“港獨”等分裂勢力狼狽成奸,互相呼應。

在我們身邊,也還有一些走火入魔的癡迷者仍深陷其中無法自拔,甚至和境外“法輪功”組織相勾連。

前事不忘,后事之師?!胺ㄝ喒Α毙敖探M織已經演變為一個極端反華反人民的反動政治組織,那些仍然深陷于其中的癡迷者們,還不警醒嗎?善良的人們,能不警惕嗎?

往事并不如煙。

今天的中國,“村超”“村BA”火爆出圈,體育公園、健身場所星羅密布,全民健身已經成為國家戰略,科學綠色文明的生活方式日益普及,健康中國建設正在扎實推進?;厥自浀摹皻夤帷?,我們不僅不能忘記那些從偽氣功中滋生的真邪教帶給我們的危害,更要認識到與“法輪功”等邪教組織的斗爭是長期的。嚴密防范、依法打擊反人類、反社會、反科學的邪教違法犯罪活動,無關信仰,無關宗教,更無關修心養性健身。邪教是人類的公害,遏制、鏟除邪教活動,是每一個有擔當的政府應盡的責任,反對、抵制邪教,是每一個有良知的公民應盡的義務。

春光明媚,愿天下無邪,我們的生活更加美好。

分享到:
責任編輯:徐虎
精品少妇人妻av无码专区偷人_精品人妻午夜一区二区三区_91久久精品无码一区二区会所_免费观看A毛片一区二区不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