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凱風專區  >  曝光
為“全能神”離家“盡本分”王莉得到她想要的了嗎

作者:趙慧娟 虞人 · 2023-10-26 來源:中國反邪教網

這一天正是2019年農歷的臘八節,年關已至。俗話說:過了臘八就是年。這一天對46歲的王莉(化名)來說刻骨銘心,她包了丈夫最愛吃的餃子,塞滿整個冰箱;給讀高中的兒子買了一身新衣服,銀行卡里轉了2000元,留了一句話:“我要出去打工了,以后要學著照顧自己?!彼詈罂戳艘谎圻@個熟悉的家,萬般不舍中耳邊響起“全能神”在“交通”講道里說的:“你一個人全職(離家)‘盡本分’,把丈夫、兒子都交給‘神’,還有什么不放心的?”就這樣她騎著電動車與叫小珍(化名)的姊妹一同消失在凜冽刺骨的寒風中……

王莉從2012年經由親戚介紹開始接觸“全能神”,聽信了“全能神”“交通”講道,尤其是相信它鼓吹的,好好信“神”,“神”就能幫助化解夫妻矛盾,可以讓丈夫變好兒子變乖。加入“全能神”后,為了按時參加聚會,她先是和同事倒班換工、不方便換工時就出錢讓人頂班,再后來就主動調換到工資低管理松的崗位,最后干脆專門請假參加聚會。2019年5月開始“教會”里的姊妹多次讓她全職離家“盡本分”,說這樣可以為自己和親人“預備更多的善行”,災難來臨時家人可以蒙“神”拯救。她心里既怕不離家“盡本分”會遭到什么禍患,比如遭遇車禍或者生病,加上生活中無力解決夫妻間的矛盾和兒子的叛逆,在猶豫不決中因為種種恐懼不得不服從了“神家的安排”。2019年11月王莉辭職,1個月后決然離開了家去全職“盡本分”,準備出國。

但王莉的出國事宜卻因2020年突如其來的新冠疫情而擱淺。不過她并沒有回家,而是選擇在離家20公里的村鎮里隱姓埋名、深居簡出地全身心開始為“神家”“盡本分”。離家后的第一個除夕夜,傍晚從聚會點不知不覺回到家附近,抬頭看見對面玻璃上倒著的福字里閃爍著鄰居一家的年夜飯,她心里泛起了一陣酸楚,此刻她心里涌出的是為人妻、為人母的人之常情,但這個念頭很快就被“全能神”講道里“交通”的“敗壞性情”壓制,她不敢再想,因為“神”不“稱許”。

“傳福音”的日子變得異常忙碌,每天要想方設法偷偷摸摸去各個村里給新人“傳教”,“督查”聚會點的聚會情況,還要幫著儲物存糧,篩選“接待家”和“保管家”,加上“寫見證”等等繁雜的事務,使她顧不上想家。虛幻的“末日論”“大災難即將來臨”等歪理邪說填滿她的生活,使她漸漸地不再想家。三年間她住過不同的“接待家”,在邪教組織“為自己預備善行”的誘導下,她自籌資金購買筆記本電腦傳播“全能神”的視頻、“講道”等資料。三年里她從“傳福音”人員做到“教會帶領”,后又到“小區”專門負責“澆灌”,她把所有的熱情都投入了“全能神”中。疫情之后,接到指令她準備好護照和現金隨時準備出國。直到因為頻繁“傳福音”被群眾舉報那天,她都沒有想過再去見丈夫、兒子以及其他任何親人。

而三年來的每個清晨,丈夫都會去王莉消失的那個路口等待王莉出現,即便攢滿了失望也不曾放棄,這杳無音信的感覺只有經歷過的人才能懂得。

王莉說決定走就沒想過再回家,離家后帶給親人“何以解憂”的無盡思念與憂愁是她從未想過的。然而,她無法釋懷自己錯過孩子的成人禮,而這些年因為信“神”夫妻感情不僅沒有變好,相反還讓她背道而馳,失業拋家的王莉離她想要的幸福生活越來越遠。

初見王莉,她滿目怨懟,言辭中滿是質疑與反問。盡管她刻意掩飾,但眉宇間掛滿內心的掙扎與僵硬。在反邪教志愿者的幫助下,王莉認清了“全能神”的邪惡用心與丑陋面目,“全能神”美其名曰離家“盡本分”是為自己“預備善行”,實則是用歪理邪說蒙騙信徒,長期灌輸的歪理使信徒無法覺察自己潛意識的思維改變,從而不自覺地對包括至親在內的“外邦人”心生怨恨、背棄情義、仇視社會、對抗法律,自己也不自覺地被“洗腦”,全身心地“傳福音”不過是拉人入教,所謂的做奉獻其實就是替“全能神”斂取錢財。而生活中的矛盾,是需要用科學合理的方法解決,心態對了,路也就好走了。她對于過去自己癡迷“全能神”邪教的行為懊悔不已,希望通過分享自己的經歷,讓人們了解“全能神”的種種邪惡,以挽救更多的邪教癡迷人員。

而今的王莉已回歸家庭,以積極樂觀的心態重啟人生的下半場,以實際行動贏得了親人的理解與關愛,一切遲到的美好都在趕來的路上。

惟愿明天的途中,陽光有暖,舒云可閑,天下無邪!

分享到:
責任編輯:徐虎
精品少妇人妻av无码专区偷人_精品人妻午夜一区二区三区_91久久精品无码一区二区会所_免费观看A毛片一区二区不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