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凱風專區  >  曝光
法輪悲鳴:“法輪功”的“醫學專家”用生命論證李洪志的歪理邪說

——遙遙無期的圓滿 “法輪功”犯下的反人類罪行

作者:陳哲 · 2024-04-10 來源:中國反邪教網

編者按:“法輪功”邪教組織頭目李洪志自我吹噓為人類的“宇宙主佛”,編造練功能祛病健身、成仙成佛等邪說,宣揚自己有無數“法身”可以保護弟子,還向弟子允諾,修煉“法輪功”十年即能“圓滿”。在其歪理邪說蠱惑下,一些信徒癡迷修煉“法輪功”拒醫拒藥結果致死致殘,還有人為追求“圓滿飛升”“成仙成佛”結果自殺、殺人。截至1999年7月中國政府依法將其取締時,全國因修煉“法輪功”致死人數已達1404人,這是李洪志犯下的反人類的滔天罪行,無法抹滅,也不能忘卻!

潛逃美國后,李洪志及其“法輪功”邪教組織靠著欺騙手段聚斂錢財,靠著賣國求榮發展蔓延,受其侵害死亡的信徒亦不計其數,其中不乏修煉十數年、甚至數十年的核心骨干。這些死亡弟子生前對李洪志之忠心,對“法輪功”之虔誠,用心之苦,付出之多,難以計數,他們非但沒有迎來所期待的“圓滿”,得到的卻是“秘不發喪”的下場。

中國反邪教網特別發布“遙遙無期的圓滿”系列,通過“法輪功”境外骨干的死亡,戳穿李洪志所謂修煉“法輪功”可以成仙成佛的謊言,揭露“法輪功”所犯下的樁樁件件反人類罪行。

封莉莉

2006年6月,“法輪功”的“醫學專家”封莉莉,因胰腺癌在美國得克薩斯州一家醫院的病床上走到了她54年人生終點。

封莉莉,女,1952年2月29日出生于中國江西。封莉莉畢業于衛校,被分配到一家婦幼保健醫院工作。1978年,考入江西醫學院。在江西醫學院學習期間,封莉莉結識夏一陽,兩人于1982年結婚。1983年,封莉莉考上研究生,跨入重慶第三軍醫大學的門檻,同年,經批準赴美國斯克里普斯醫學研究所進修,1990年2月進修期滿,其滯留美國不歸并獲得美國國籍。此時,她已獲取博士學位。

在美期間,封莉莉的丈夫和兒子也來到美國,并拿到了美國綠卡。

加入“法輪功”,積極參與鬧事活動

據她本人的說法,早年她13歲的弟弟被毆打致精神失常,五年后在買米回家的路上遇車禍身亡,這個心靈創傷對她日后走入“法輪功”有著決定性的影響。

1999年4月25日,“法輪功”人員非法圍攻中南海引起封莉莉的注意。一開始封莉莉還對“法輪功”的歪理邪說抱著種種疑問,但她同“法輪功”組織充當反華勢力走卒的政治立場臭味相投,遂逐漸喪失理性,一家三口共同加入“法輪功”,并從此在這個精神泥潭里越陷越深。

1999年12月圣誕節前,封莉莉和丈夫、兒子飛到香港參加所謂的“法會”?;顒咏Y束后,丈夫和兒子回到美國,而封莉莉以看望父母為名,聯絡另外兩名“法輪功”信徒一起前往中國大陸舉行非法集會,而后被深圳警方行政拘留?!胺ㄝ喒Α焙砩嗝襟w和某些唯恐中國天下不亂的西方媒體立刻把這個素材進行大肆炒作。封莉莉被釋放并遣送出境后,她將此結果歸功于海外“同修”發起的“營救”,并在機場當著媒體的鏡頭抱著兒子痛哭流涕地表演“劫后余生”的戲碼。這幕丑劇就此告一段落,時間是2000年1月。

此后,封莉莉竟然拋棄自己的科研項目,周游于亞洲、歐洲、美洲、澳洲十幾個國家和地區,猖獗地進行“法輪功”邪教組織活動。

打著科學的旗號,為邪教搞“科研”

“法輪功”這個邪教組織,一方面仇恨科學,另一方面卻千方百計要在自己的歪理邪說和現代科學之間建立一種“互相確證”的聯系。李洪志的“經文”里經常炫耀性地拉扯幾個“科學名詞”和一些他胡拼亂湊的“科學發現”,這就意味著他的“理論”有很多窟窿要補。

參加一系列“法輪功”邪教活動的封莉莉,在一家醫學院謀到一個位置,頭頂上那個很值得推敲的“博士”頭銜換成了如假包換的副教授頭銜。因此,她就順理成章當起李洪志歪理邪說的“裱糊匠”。

最典型的例子,李洪志胡說什么現代醫學也認識到松果體主管視覺,封莉莉便在兩年間花費大量時間賣力挖掘并篡改科學文獻寫了幾篇文章,試圖說服自己和他人現代醫學上的確有此“發現”。

封莉莉并不滿足于東拼西湊給李洪志歪理邪說打補丁,她開始主動用“科學實驗”來證實“法輪功”的“神奇”。她和丈夫等一干“法輪功”信徒利用研究所的科研條件私下里進行各種“實驗”,并在“法輪功”自家媒體上發表了一系列“法輪大法修煉效果的生物醫學報告”。

這期間,封莉莉多次撰寫“論文”,力圖從“科研”上替李洪志的歪理邪說“正名”。例如,她先后撰寫了《“法輪大法”修煉者的超常嗜中性白細胞》(2001年)、《“替代療法”的分子生物學機理》(2003年)、《在基因水平上研究嗜中性白血球的基因表達變化提示精神修煉在多方面調控基因表達》(2003年)等論文。不過,這些所謂的“重大發現”,都沒有收錄在封莉莉自己網頁上公布的研究成果里,也許她潛意識里也為這些垃圾文章感到羞恥,怕同行看她的笑話。

▲在一場“科學報告”中,封莉莉推銷所謂修煉“法輪功”可產生抗病體謬論

身患癌癥,依然鼎力為“法輪功”鼓與呼

正當封莉莉妄圖以這種極其不科學的“科學實驗”證實“法輪功”有提高免疫能力抵抗疾病侵襲的功效的時候,她本人卻患上了絕癥。

由于修煉、宣揚、沉迷“法輪功”,封莉莉正常的生活攪亂了,身體機能失調了,寢食不安,身心交瘁,疾病纏身,2003年體檢時她竟然患上了胰腺癌。

特別諷刺的是,癌細胞已經悄悄侵蝕她身體的時候,她正熱烈地和在華盛頓大學研究癌癥機制的“同修”王彤文夸夸其談什么“法輪功”是治療癌癥的靈丹妙藥。

而在自己的病情確診以后,封莉莉仍把希望寄托在“法輪功”和李洪志的身上,不但不積極治療,而且繼續在“科研”上和社會活動上鼓吹李洪志的歪理邪說。

2003年春天,“非典”疫情引起全球恐慌,封莉莉還奔走臺灣、香港等地區,打著免疫學家的旗號到處散布謠言,煞有介事地宣稱打坐練習“法輪功”可以防“非典”。當禽流感的威脅引起科學家們警惕的時候,此時,“防非典專家”封莉莉又適時地搖身一變成了“研究禽流感專家”。2005年底,她又開始了新一輪東南亞各地巡回演講為“法輪功”的新謠言造聲勢,無恥地配合“法輪功”媒體宣傳,誣蔑抹黑中國。她甚至不惜造謠說包括上世紀造成全球一千多萬人死亡的“西班牙流感”之內的大部分致死性很強的流感都是從中國傳播出去的。

▲“法輪功”借封莉莉鼓吹練功可抵御“非典”

2005年2月,封莉莉在“法輪功”媒體上發表“三退”聲明。為了讓自己的“生命升華”,她還積極和丈夫一起參與“法輪功”媒體系列節目,大談什么從自然人體生態和傳染病的必然性看“三退”的現實意義。被“法輪功”精神控制到這種程度,真可以說是一個少見的冷笑話。

2006年春天,她又扮演起“器官移植專家”,投入“蘇家屯集中營”的謠言傳播之中。

“法輪功”治病是假,癌癥奪走她的生命

諷刺的是,這次聲勢空前浩大的造謠活動中她沒能堅持太久,癌癥帶來的劇痛,讓她終于閉上了嘴。

可悲的是,當封莉莉知道自己患癌時,依然堅信“法輪功”可以幫助她徹底擺脫身體里這個危險的敵人。癡迷的她不去打針,不去抓藥,幻想天方夜譚的奇跡發生,等待“天國”向她敞開大門,直到昏倒在研究室被同事強行送往醫院接受治療,一住就是四十多天。

▲患病前后的封莉莉對比

病情趨于穩定后,封莉莉被送回家精心調理,但走火入魔的她還在幻想“法輪功”為她帶來奇跡。然而,“法輪大法”沒有帶給她好運,也沒有使她的人生獲得轉機。

2006年,封莉莉的病情更加惡化,從胰尾癌轉化為胰頭癌,病入膏肓,無從救治。她在重病期間,不少弟子請李洪志為她“發正念”救她的性命,李洪志卻毫不留情地拒絕了,并說他的主要精力用在了“對北京發正念”上。

6月20日,在多個“法輪功”信徒持續“發正念”無效的情況下,垂危的封莉莉終于再次入院。兩天之后,這位“醫學博士”“免疫學教授”“著名生物科學家”“‘法輪功’在醫學界的領軍人物”死去。

此后,無論“法輪功”需要什么樣的角色,封莉莉都無法再粉墨登場了。

據說去世之前,封莉莉握著“同修”的手不住地流眼淚,沒人知道為什么。

對于封莉莉的病亡,以前頻繁利用她的“法輪功”組織和媒體只字不提。令人氣憤的是,就在封莉莉去世后沒有幾天,“法輪功”有關媒體還采訪她的丈夫,讓他繼續吹捧“法輪功”。

不過,她的常人同事遠比“真善忍”的“法輪功”信徒有人情味,在研究所主頁她的照片周圍加了條細細的黑框表示哀悼。

封莉莉的病亡說明了什么

封莉莉的病亡,說明了“三退”能“保平安”不可信,修煉能夠“祛病健身”的邪說不成立,“法身”“法輪”保護純粹騙人,“圓滿”不過是無稽之談。

李洪志將修煉“法輪功”的最終目標確定為“圓滿得道”。如此精進的封莉莉是否“圓滿”了呢?李洪志沒有說,“法輪功”媒體也沒有講。對照“法輪功”有關“圓滿”的標準,封莉莉顯然不符合“圓滿”的條件。李洪志在其《大曝光》一文中吹噓大批弟子已經或即將“圓滿”,現實中卻未見一例。

在感慨、哀嘆的同時,對“法輪功”邪教組織犯下的反人類罪行無比氣憤,同時,又為知識分子出身的封莉莉思辨能力低下感到痛惜。希望封莉莉的悲劇能引起人們的反思和警示,喚醒深陷“法輪功”邪教泥淖信徒們的良知,愿這樣的悲劇不要再在現實世界上發生。

分享到:
責任編輯:徐虎
精品少妇人妻av无码专区偷人_精品人妻午夜一区二区三区_91久久精品无码一区二区会所_免费观看A毛片一区二区不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