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凱風專區  >  評論
“法輪功”高層骨干頻頻死亡的原因剖析

作者:丹琳 · 2023-10-24 來源:中國反邪教網

近日,中國反邪教網獲悉,“法輪功”邪教組織臺灣地區高層、發言人朱婉琪今年8月因尿毒癥誘發并發癥死亡,年僅58歲。

朱婉琪

除了朱婉琪,還有很多“法輪功”高層骨干不斷被爆出病亡,如《大紀元時報》英文版負責人史蒂芬·格雷戈里猝死,終年67歲;邪輪英文媒體主編約翰·納尼亞在紐約死亡,終年63歲;邪教電視臺元老、副總裁馬麗娟在紐約病亡,終年59歲。從2005年至今,已有數十名“法輪功”高層骨干命喪黃泉,這些追求“祛病健身”的“法輪功”骨干,平均壽命大概也就五十多歲,遠遠低于那些不練功的普通人。

一個吹噓能給弟子“消業”“凈化身體”,能讓弟子達到“性命雙修”“凈白體”狀態的所謂“宇宙主佛”,一個自詡具有“無數法身”和“大神通”的李洪志為什么救不了弟子的性命,讓這么多鐵桿弟子和“法輪”“忠粉”早早奔赴黃泉,將李洪志的臉打得啪啪響呢?當然,對弟子們的早逝,李洪志和“法輪功”邪教組織自有他們的抵賴與狡辯,用各種理由和說辭來推卸責任,或說他們“業力大”,或說他們不是真修的,或說他們來求保護,或說“舊勢力”看他們修得好,怕有人將其作為“修煉榜樣”而有意將其弄走,等等。

受“消業說”的毒害,有病不治是導致“法輪功”這些高層早逝的首要原因,除此之外,作為一個特殊的邪教群體,以及拼盡全力為邪教組織賣命的骨干,他們的早死還有著以下幾種原因:

其一,體能和精力過度消耗。

邪教對信徒最重要的控制方式之一就是控制他們的時間。邪教主深諳其道,李洪志也不例外。所以,李洪志為了千方百計地消耗和壓榨弟子的時間,給這些弟子許下了極大的誘惑,除了“上層次”“圓滿成佛”“付出多少,得到多少”等外,還對那些骨干們信誓旦旦地許諾:如果對“大法”作出了特殊的貢獻,就會在修煉上提高一大步。而這些練習者,尤其是高層骨干,為了得到更多更大的虛無縹緲的利益,付出整個身心甚或生命也在所不惜。李洪志抓住了弟子們的貪求心理,除了吃飯、睡覺之外,恨不得把所有的時間都讓弟子投入到“法輪功”上,甚至睡覺的時間也在想方設法地剝奪。如凌晨三點就起來練功“發正念”,每天還要堅持“學法”幾個小時,還要去散發反宣品、“講真相”等。作為高層骨干,他們比一般的練習者還要參與更多的邪教活動,不顧一切地為邪教賣命,整日像個陀螺一樣旋轉不停,得不到片刻休息與放松。在他們看來,如果放松下來享受生活,那便是混同于“常人”,是執著于人世間的“安逸”,只有把全部的精力和時間投入到“成神成佛”的“事業”上面,投入到“維護大法”和“正法”上面,才能成為一個合格的“大法弟子”,才能在“萬古以來只有這一次”的“正法”中得到應有的“榮耀”,才能博得李洪志的夸贊,才能獲得更多“上天”的籌碼。這種時間上的過度投入,使弟子們的體能和精力過度地、過早地消耗,損害了健康,因而過早死亡。

其二,營養缺乏損害健康。

李洪志經常強調,要弟子“去執著”,胡說什么“食面無味,口斷執著”,再加上這些弟子因為癡迷“練功”“學法”“救人”,不能正常工作,收入受到限制,有的甚至還要向“大法”奉獻錢財,導致生活緊張和窘迫,飲食簡單,草率應付,不講究營養,身體健康受到影響,導致生病或者舊病復發,得病后又不去治療,過早成為邪教的犧牲品。如“法輪功”原癡迷人員郄某,癡迷期間辭去工作,在“法輪功”地下組織中從事反宣品的制作和印刷,常常不分晝夜為“法輪功”賣命,因不去工作,沒有收入,飲食上極不規律,缺乏營養,長此累積,得了貧血病。受李洪志歪理邪說控制,得病以后拒絕治療,病情越來越嚴重,就要在發展成再障性貧血之際,反邪教志愿者介入了她的幫教,通過艱苦細致的工作,郄某幡然悔悟,開始吃藥治療,一周后病情痊愈。轉化后她感慨地說:”如果不是政府及時挽救我,我也會和這些死去的癡迷人員一樣,成為邪教的犧牲品!”

其三,長期處于焦慮之中。

“法輪功”自從傳出到現在已經31年,李洪志早期許諾的“實修弟子兩年圓滿”“十年八年我不等,短短幾年就修成,再有十年還干不干?”……所有的一切,都已經成為泡影。而弟子們所做的這一切,不都是為了最終的“圓滿”嗎?那么“圓滿”到底是否存在?“圓滿”的形式究竟是什么?什么時候才能“圓滿飛升”?這成了縈繞在那些癡迷者腦海中的“天問”??墒?,誰要是有這樣的疑問,要么被說成是“執著”,要么就說成是“心中想著圓滿的人圓滿不了”,要么就說是“懷疑師父,懷疑大法”,是“思想業”,是對“大法”不堅定等等。想問又不敢問,問又問不出結果,堅持吧,不知什么時候是頭兒,放棄吧,又怕萬一最后真的別人“圓滿”了??蓤猿钟痔y了,生活壓力、家人和社會的反對,還有自己頭腦中時不時冒出的壓都壓不住的懷疑的念頭……每日生活在這種遙遙無期的等待之中,焦慮情緒可想而知。

心理學研究認為,一定程度的焦慮是有用的和可取的,甚至是必要的。但是,長期的持久的焦慮情緒對人是有害的,“法輪功”人員的焦慮主要體現為客體性焦慮(恐懼),如總是害怕自己做不好,怕破壞“大法”,怕遭到報應等。曾經有一名老年“法輪功”人員,想脫離“法輪功”邪教組織,結果那些癡迷的“功友”指責她破壞了“大法”,罪大惡極,該下地獄,并拿出李洪志的“經文”反復給她洗腦,使她感到十分恐懼和焦慮,在這種情緒的干擾下,精神出現崩潰。長期在歪理邪說控制之下,恐懼焦慮對練習者危害極大。尤其是伴隨在李洪志身邊的骨干人員,在高層內部鉤心斗角、爭權奪利中比普通練習者有著更為復雜嚴重的焦慮情緒,這種焦慮情緒威脅了他們的健康和生命。

其四,承受連續不斷的疊加性壓力。

李洪志讓弟子搞“三退”“救人”“講真相”等,又必須在學法交流時來匯報和表白自己的“精進”程度和“功績”,比如你今天勸退了多少個人?你為“大法”作了哪些貢獻?你的“層次”提高了多少?這些都要“匯報”的,可弟子們做這些事何其艱難。不是被人拒絕,就是被人批評,甚至被人舉報,本來是打著“真善忍”的旗號,可在講到自己的“成績”時,不得不像《皇帝的新裝》一樣編故事、說謊話,漫無邊際地編造“三退”人數等,內心充滿矛盾和沖突,生活在巨大的壓力和忐忑不安中。不去出去做事吧,李洪志不承認是“大法弟子”,出去做事又要面臨很多挫敗與風險,經常處于巨大的壓力之下,身體自然會出問題。

“法輪功”早期讓弟子們練功、學法、弘法,這個壓力還沒有消除,又開始施加“護法”“正法”等壓力,緊接著又要求“發正念”“講真相”“三退”“救度眾生”、辦媒體、“神韻”推票等巨量事務。而“法輪功”高層內部的明爭暗斗,還要時刻看看自己的所作所為是否破壞了大法,自己的一絲一念是否符合大法等等……一個壓力疊加一個壓力,這些都讓弟子們,尤其是高層骨干喘不過氣來。

心理學研究認為,人適應壓力有三個階段,一是警覺階段,二是搏斗階段,三是衰竭階段。到了衰竭階段,由于壓力的長期存在,能量幾乎耗盡,這時已無法再繼續去抵抗壓力。那么,一個能量資源已經耗盡仍處在壓力下的人,就必然發生危險,這時,疾病和死亡的發生都是可能的。那些至今仍在癡迷的“法輪功”人員,特別是“法輪功”高層骨干,是典型的能量資源已經耗盡而仍處在壓力下的人,發生疾病和死亡就不足為奇了。

總而言之,癡迷人員醒悟越早,能更早更快地擺脫壓力源,身心早日得到康復和能量提升,而癡迷下去,都只能是陷入死局,死路一條。希望那些仍在癡迷的人早日回頭,不要充當“法輪功”邪教組織的炮灰和犧牲品!

分享到:
責任編輯:徐虎
被拖进巷子里强奷很舒服